谈及美国打压华为的影响,余修远认为,长期来看,最大风险是技术标准有分歧和兼容性丧失。“想象一下,你去不同国家需要使用不同的手机。”余修远说,这将降低全球生产力,造成破坏性影响。

  瑞银报告认为,未来市场走向将取决于中美贸易谈判是否继续、美国是否会对中国输美产品全面加征关税、两国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反应以及经贸摩擦对全球经济的溢出效应等。